星图平台

欢迎光临本网站

疫情下的美国经济:商业活动回落,复苏力度减弱,财政刺激就这么没了?

更新时间:2020-09-25 10:18:01点击:

当地时间9月23日,数据公司IHS Markit发布数据显示,美国9月综合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下滑至54.4,低于8月的54.6。分析认为,尽管私营部门继续扩张,但由于制造业指数的上涨被服务业指数的下滑抵消,美国9月综合PMI出现下滑,显示商业活动有所回落,经济复苏力度有所减弱。与此同时,新冠疫情和美国大选带来的不确定性,也对经济前景构成下行风险。服务业表现不及预期

IHS Markit公司9月23日发布数据显示,美国9月Markit综合PMI初值为54.4,低于8月的54.6,逆转了8月出现的上升势头。

数据显示,美国9月综合PMI出现下滑,是因为制造业指数的上涨被服务业指数的下滑抵消。其中,制造业PMI初值为53.5,高于8月的53.1;服务业PMI初值为54.6,低于8月的55.0,也低于市场预期。服务业是受新冠疫情影响最严重的部门,占美国经济活动的三分之二以上。

图片

△路透社报道,IHS Markit数据显示,美国9月商业活动下滑

Markit综合PMI是有关制造业和服务业私营企业工作条件变化的月度指标。通常,因为企业的采购活动早于生产活动,所以采购经理人是最先注意到市场状况变化的群体,使PMI成为监测经济运行的先行指标。PMI数据高于50,表示私营部门产出增长,低于50,则表示私营部门处于萎缩状态。

分析认为,尽管综合PMI高于50显示私营部门产出继续增长,但9月指数的下滑支持了经济复苏正在失去动能的预期,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财政刺激政策的提振作用逐渐减弱。目前,经济学家纷纷呼吁国会出台新一轮财政刺激支持经济复苏,但随着两党对抗日趋升级,国会就纾困法案达成妥协的难度越来越大。

摩根大通经济学家丹尼尔·西尔弗在一份报告中称,总体而言,PMI数据显示进入秋季后经济形势开始变得不明朗,这一数据“看起来与许多经济指标大体一致,表明(美国经济)最近正在失去动能”,虽然零售支出和房地产指标几乎已从疫情的冲击中完全恢复,但每周的失业救济申请和企业重新开业指标显示,一些经济损害还在持续。企业乐观度降至四个月低点

《商业内幕》称,IHS Markit的最新数据显示,美国9月服务业和制造业复苏速度较8月放缓,与此同时,美国经济在第三季度面临新的障碍,即新冠疫情和美国大选带来的不确定性。

目前,美国新冠疫情死亡人数已经超过20万人,疫情仍未得到有效控制。而围绕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美国社会对立严重,新一轮财政刺激迟迟无法出台。在这种背景下,企业情绪受到影响,不少企业选择推迟进行商业决策。

在这种情况下,IHS Markit公司表示,尽管企业对未来一年的经济走势仍然充满信心,但整体乐观程度已经降至四个月来的低点。

IHS Markit首席商业经济学家克里斯·威廉姆森表示:“现在的问题是,经济的强劲表现能否持续到第四季度。”他指出,11月3日总统大选的不确定性有所上升,“因此未来几个月存在经济下行风险,企业正在等待新冠疫情和美国大选的明朗化”。白宫称“无需刺激”引发争议

在更多迹象表明美国经济复苏力度减弱之际,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正在加入“喊话政府”的队列,要求加强财政支持。对于这一呼声,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9月22日表示,即使特定的行业或企业可以从额外的援助中受益,经济复苏却并不一定需要额外的财政刺激措施。

库德洛表示:“我不认为V型复苏取决于救助法案,但我认为有针对性的方案可能会有很大帮助。”他还称,白宫几周来一直倡导为学校和“薪资保障计划”提供更多资金,后者旨在为小企业提供贷款用于发放员工工资。

库德洛提出的“无需刺激论”,同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为首的经济学家发生冲突,甚至也与财政部长姆努钦的看法不同,引发外界广泛关注。目前,经济学界的主流意见仍是呼吁财政支持,最新发表重要意见的,则是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行长查尔斯·埃文斯。

埃文斯9月22日表示,如果美国国会不能通过一揽子财政计划,给失业者以及州和地方政府提供支持,美国经济将面临更长、更慢的复苏,以及“衰退动能”大大增强的风险。

“财政支持才是根本。”埃文斯表示,他自己的预测是,明年年底美国失业率将降至5.5%,前提是至少有规模达5000亿美元或1万亿美元的财政支持。他指出:“一周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我们还没看到像春夏两季那样强劲的财政支持,若没有支持,美国经济即使不会彻底陷入衰退,也可能面临更艰难的复苏。”

分析认为,目前约有3000万美国民众正在申领各类失业救济,为了给仍在苦苦挣扎的经济提供支持,美联储上周承诺维持接近零的利率水平,直至通胀达到并在一段时间内“适度超过”2%的目标水平。但问题是,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虽然能够稳定金融市场,却不能像财政政策那样直接支持家庭和企业,一项最新研究显示,相比低利率,财政支出更有助于防止疫情造成更多经济损害。

尽管更多经济学家呼吁财政刺激,但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的去世,已使美国国会围绕新一轮财政刺激计划的辩论变得更为紧张。特朗普已经明确表示,他希望在11月3日大选前填补金斯伯格留下的空缺,而民主党人对于特朗普打算在大选前“突击提名”大法官的做法非常不满,这种对立情绪,正令两党就纾困法案达成妥协的可能性越来越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