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图平台

欢迎光临本网站

越南战争失败后,美国开始反思

更新时间:2020-10-08 10:08:40点击: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会经历一个从低级到高级、从不成熟到成熟的过程。信息化战争形态的发展和形成也经历了这样一个漫长的历程。二战结束后,美国先后发动了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结果都遭到了失败。美军从20世纪70年代初开始进行反思。此间,侧重反思越南战争失败的教训,学习作战对手的经验,借鉴其他国家成功的做法,并从科学技术进步中寻找推动力,以确定军事改革的着力点。

埋下信息化战争种子

从科学技术的发展来看,二次大战是机械化战争发展的鼎盛时期。战后50多年来,在机械化武器装备方面,除在技术性能上进行一些更新换代之外,没有更多的创新成果。20世纪60年代末,微型芯片、集成电路、计算机、基因工程、激光、航天等一大批高技术的迅猛发展,侦察、监视及目标捕获技术与先进制导弹药的结合,成为当时军事技术和武器装备发展的两个亮点,从而为沉寂的军事领域带来了生机和活力。

1967年,美军首次在越南战场上使用激光制导炸弹;1972年,又在越南战场上大量使用了激光和电视制导炸弹。越南战争中,美军先后投放25000余枚制导炸弹,命中概率达60%以上,圆概率误差提高到2米,作战效能比传统的无制导炸弹提高了上百倍。这种新型的“灵巧炸弹”为信息化战争埋下了第一粒种子。

越南战争失败后,美国开始反思

宝石路系列激光制导炸弹

1967年10月,埃及海军从只有75吨的小型导弹快艇上发射了2枚苏制冥河式反舰导弹,一举击沉以色列一艘1700吨的埃拉特号驱逐舰,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用导弹击沉中型战斗舰艇的战例。

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中,交战双方首次大量使用导弹进行实战。埃及使用了苏制SA-6地空导弹和AT-3线导反坦克导弹,以色列使用了美制电视制导小牛空地导弹和陶式反坦克导弹,作战效果引人瞩目。

当时,美苏在三个战场上角逐:一是核大战的战场,主要是相互遏制、相互威慑、相互确保摧毁;二是全面战争的战场,第三世界在前方打仗,两个超级大国和两大军事集团在背后支持和怂恿;三是高技术武器装备的试验战场,美苏两国利用代理人战争,把新研制的武器装备及时投放战场进行实战鉴定。经过20多年的反复验证,到1976年,美国已经形成了三点共识:

核武器威力巨大,具有不可替代的威慑效能,但难以实战,因此应将武器装备发展的重点逐渐向精确制导武器和电子信息装备方向偏移,侧重研制巡航导弹、战术导弹、灵巧炸弹、侦察卫星、通信卫星、导航卫星、预警机、侦察机、C3I系统、电子战装备等高新技术武器装备。这些信息化武器装备在15年后的海湾战争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促进了战争形态的快速转型。

机械化装备的技术潜力基本发展到尽头,而以电子信息技术为核心,包括军用航天技术、侦察监视技术、计算机技术、指挥控制通信技术、隐身技术等在内的一大批军用高技术却正处在萌芽状态,应加速发展和利用这些军事高技术,并尽快物化为武器装备,抢占军事技术领域的制高点。因此,开始侧重发展侦察监视卫星、战略通信卫星、全球导航卫星、空中预警机、空中侦察机、C3I系统、电子战装备和隐身飞机等。

在美苏核大战和长期冷战的阴影下,要尽量避免诱发大规模战争,可利用侦察监视系统、精确制导武器等新型高技术武器装备,试验性地遂行一些能够控制的小型战争,以便对军事理论和武器装备进行验证。正是在这种构想之下,“发现—打击—摧毁理论”、“抵消战略理论”、“技术融合理论”、“低强度冲突”、“高技术局部战争理论”等才得以相继出笼。

信息化战争开始萌芽

1982年以叙贝卡谷地之战第一次展示了空中力量和C3I系统结合之后的巨大潜力,第一次展示了电子压制、电子干扰和电子摧毁的巨大威力。贝卡谷地之战促使苏军开始考虑推动新技术革命问题,而美军则更加坚定了大力推进新军事变革的决心。当时,苏联参谋总长奥加尔科夫元帅率先提出了新技术革命的观点,希望以此为契机推动军队的改革和转型。可惜苏联当局没有采纳这个前卫的学术思想,致使苏军快速走向没落,最终被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美国敏锐地感觉到这一点,先是从社会学界继而发展到军界高层,并迅速在全军和全国发起了一场浩浩荡荡的学术运动,致使新技术革命掀起高潮。后来的新军事变革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20世纪80年代初期的那场新技术革命运动的蓬勃兴起。

1982年英阿马岛海战是世界上第一次大规模使用精确制导武器的海空交战,也是交战双方真正形成对抗的第一次高技术局部战争,这场战争标志着精确制导武器和电子信息装备已经成为现代战场的主宰。在新型信息化武器装备面前,传统的作战飞机和大型战舰等机械化作战平台首次显露出无所适从的迹象。

1983年美军对格林纳达发动了代号“暴怒行动”的侵略战争;1986年美军又对利比亚发动了代号为“草原烈火”和“黄金峡谷”的两次军事打击行动。这种高技术、低强度,快速进入、快速交战、快速撤离的“外科手术式打击”样式,以及“点穴式攻击”的作战样式,对推动信息化战争的发展产生了重要而深远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