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图平台

欢迎光临本网站

这个好人你去做

更新时间:2020-07-07 13:40:49点击:

咣当!” “咣当!”一阵阵钻井油管撞击声在6月30日的清晨显得特别响亮。

西北油田物资供应管理中心供应部副经理杨洪波看了眼手表,5点,在内地东方已现日出,然而塔克拉玛干沙漠和内地的时差有两个多小时,现在外边黑咕隆咚。

老杨知道,运送油管的列车已到油田库区专用线,承包商开始卸车了。

老杨多年养成了习惯:不到现场不放心。

天空月残星稀,现场无影高杆灯灿如白昼。老杨目光严峻地扫描着现场各个角落,突然吊车下一位手握牵引绳掌握起吊货物方向的小伙子让老杨出了一身冷汗:小伙子不按操作规定,在使用牵引绳时,未认真观察吊物与自己相对运动方向,一旦绳索断裂,那……

老杨悄悄打手势让吊车司机停车,然后走到小伙子面前,指出他刚才所处的危险。

“这个嘛,没事的,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这是位维吾尔族巴郎子(小伙子),他一脸茫然地看着老杨,还伸开双臂转了一圈,好像在强调:你看,真的没事。

按和铁路部门签的合同,列车到库区后必须在6个小时内卸完货物,今天16节车皮,没时间在这儿多说了。老杨当即向现场安全员如则·阿卜力孜宣布:对你们这位巴郎子罚款200元,停工3天学习操作规程。

吊车起吊,现场重新沸腾。如则·阿卜力孜怯怯地靠近老杨:“杨经理,那个巴郎子家里比较困难,你看……”

“这,这样吧,停工这3天我给你们老板做工作,不扣他工钱了,但200元必须要罚,要让这个巴郎子长长记性。”老杨正欲离开,忽然想起什么,从口袋里摸出200元塞到如则·阿卜力孜手中,“钱要罚,然后你找个理由,以你的名义把这个钱给他。”

“这不行。”

“别说了,这个好人你去做。我宁愿听骂声,也不想听哭声,在安全上绝对要严。”说着,老杨已到吊车的另一边巡查去了。